茄子视频app下载官方污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!

目睹了街头这一幕之后,一些细微暗流也在街头巷尾被搅动起来,又相继汇集在了一处外表朴素而内里奢华的商馆之中。化作胃几个穿着华贵的人物交头接耳的内容。

“这下可不见得好过了。。”

“居然让点子给碰上了回城的人马。。”

“儿郎们不好当场触怒和冒犯,就只能抢先回来报信了。。”

“按照过往的传言,这和尚可是个嫉恶如仇,油盐不进的狠人啊。。”

“多少大族望姓,豪绅巨商在他手下灭家破族,民无谯类啊。”

“早就说过了,这些脏污的勾当。。能不沾手就不沾手。。”

“草贼盘踞的这些日子,更是要隐忍一时。。”

“这么就按捺不住。。。了。”

“那可是草贼啊,杀人随性不讲由头的草贼啊。。”

“我们可是费了多大的功夫和周章,才让事情没有再扩大推行下去的。。”

偷拍居家18岁少女半熟身体小诱惑

“又是费了多少本钱,才谋得这个义民的名头护身。。”

“就为了这点脏污的买卖给搭进去么。。”

“那又如何,不过是区区一个小子的空口白牙,要有人取信才行。。”

“再说了,从头到尾的明面上,也不过是一些丐头惹出来的是非。”

“只消前后手尾处理干净,害怕别人能逮住什么吗。。”

“难道此辈外来者,难不成还永世盯着我们下去么”

“便就在草贼之中,我们也不是没有跟脚的。。”

“难道那些变着法子送出去的财帛女子,就不见的一点用处吗,”

“还有那些投献进去出力的子弟。。难道就不是为了今天么”

“我们要的,可不只是就保一时无虞啊。。”

“无论如何,各般手段都要有所应对的。。”

最后为他们的争论,划上尾声的是一名态度从容,而雍雅得体的中年人。他也是城中被称为十八行半,所公推的门面和召集人薛季孙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

盛庆楼,潮阳城中最大的酒家,直接数发动起来使出浑身解数的人手和器具,构成了今晚宴席的主要桌面。

装点着帷幔和丝帘而被擦洗的有光水亮的大堂之内,六个分营加上驻队的二十七名头领级别的人物,各自分据在盘坐的桌案上,对着流水一般送上来的菜肴,各种大快朵颐而杯盘交错的大声呼喝交谈起来。

宴会上,各种海路佳肴亦是摆的满满当当的,虽然大都是比较符合这些北方出身义军大老粗口味的,整鸡整鱼腿为主的大肉硬菜;压轴的则是一整只用香料炮制过的小牛,需要亲手分斩下来才能食用的。就连分坐在王蟠右手下的周淮安,也得到了一大块代表身份的牛颈肉。

然后,周淮安甚至还尝到了传统陆八珍之一,一条清蒸过后洒满葱蒜香料的炊象鼻,已经是煨烂如冻而入口即化的鲜嫩。此外还有奶炙鳗段,香蒲包肉,五花大冻,庖鹿筋,**鸽等几样本地风味的新花色,算是比较对周淮安的胃口。

因此,在陆续的品尝过这些之后,就连他视野当中的刚刚增加过不久的能量条,也有些细微的触动起来。

“今个儿俺真是高兴啊。。”

一向颇为自律的王蟠,更是喝得有些醉意醺然,而坐不稳位子摇头晃脑道。

“老丁能回来帮衬俺,再加上和尚的出力。。“

“重现怒风军的名头,也不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啦。。”

说到这里,他有些手舞足蹈的顿了顿

“俺还要感谢和尚,给我们带回来的那些好东西。。”

“军中余下的大半年淄用,怕是有着落了。。”

“大伙儿说是不。。”

左右顿然一片的起哄。

“敬管头。。”

“敬虚师傅。。”

“敬大师。。”

“敬大和尚。。”

然后,正在边上观望的周淮安就发现自己,被人给里三重外三重的包围起来,陷入酒国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了。

在王蟠身体力行的带头劝饮之下,整体的气氛都是相当的融洽和良好;就算是原本有些生分的新面孔,在多灌了几杯之后,也似乎就变得亲切和熟悉起来了;

唯一有些让人意外的是在中场,让人相继换裳和如厕的短暂休息,重新端上来醒酒汤水和菜色的时候;一些当地与义军合作的头面人物,也被副手之一的林忠,引到了宴席上来而对着在场各人,一一的敬酒和相继介绍起来。

当然在场大多数人都沉浸在自个儿的情绪和氛围之中,而不怎么鸟他们;借着表面的醉意作掩护,周淮安亦是不由撇撇嘴;因为通过一些细节他已经看出来,这些人之中大多数虽然人模狗样的穿了端正衣冠,但是难以掩饰那些举手投足间,根本收敛和约束不住的市井气息和粗鄙做派。

少数两个看起来稍微气质不那么市侩和扎眼的,却看起来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,又根本缺少作为领头人应有的决断和魄力,更像是被人推在台面上的的傀儡和代理人之类;

看起来他们能够站在这里,就是因为义军取缔和抄没了原本的头面人物,而得以上位的结果;这莫不就是这个时代“有活力的社会团体”么。居然也能登堂入室的出现在了这种场合当中,自己走了之后这些义军当中又发生了多少事情啊。

宴会尾声不胜酒力的大伙儿也相继散去,而周淮安在如厕时蹲了好一阵子,才被大多数酒意给化解掉;只是当他最后一步下楼前,却发现身前身后有些空荡荡的,正想叫唤自己的跟班,然后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“和尚啊,此番老丁能回来帮忙,俺自是极高兴又开怀的。。”

看起来很有些醉意醺然的王蟠,就像是影子一样的靠在柱子上自言自语的低声道

“可是现在的老丁,却是有些连我也看不透了。。”

“所以诸般行事中,还请体谅则个啊。。”

“毕竟是代表军府过来的人,体面什么的还需顾一二啊。”

看着对方在隐约月光照耀下的小半张面庞,周淮安不由的心中一动,王蟠这是什么意思,却是对丁会的回归,已经产生了某种天然的危机感和触动了么。或者说是在变相的表态,暗中支持自己与之分庭抗礼么。

“我自当会与将头,还有丁副将和衷共济。。”

周淮安亦是不动声色的回应道。

“自此将怒风的名号更进一步发扬光大下去。。”

来到楼下之后。

“校尉让俺给管头递个话啊。。”

周淮安就见一名日常相熟校尉的护兵,正巧候在牌楼外探头探脑,见到周淮安便凑过来道。

“林(子权)都尉在城东郑官人的园子办了个局,给大伙儿寻些乐子了。。”

“还希望管头能不吝贵趾,前往一同乐呵。。”

周淮安想了想,还是当场以酒力不胜为由只能敬谢不敏了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回到了驻地兼作住所的一处宅院当中后,周淮安却在堂下看到了几个叠起来的大小箱子。

“这又是怎么回事。。”

他对着左右询声道。

“这是城东几家行会的会首一起送来的。。”

门房里值守的一名直属火长连忙应声道。

“说是奉献给您的一点儿心意。。”

“还说,希望不要因一个逃奴的胡言乱语,坏了大家的一团和气。。”

周淮安让人打开之后,只见光滑的成匹绸缎和成串的铜钱,在皎洁的月色下熠熠生辉起来。他却是突然叹了一口气,这些古人的手段和套路,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变化啊。不过,也由此看出对方某种有恃无恐的意味,这就有些麻烦了。

“那就派个人退回去说话。。”

随即周淮安就有所决定道。

“就说既是场误会,那我也没有理由白受这些好处的。”

“平日该如何便就如何好了。。”

半响之后,

“大咬啊,也是怒风营的老辈了。。”

周淮安特地把成大咬给叫了过来,当面询问起来。

“能和我说说丁副将的过往之事么。。”

“说到丁头儿啊,”

听到这个名字,成大咬不有露出某种由衷缅怀和感叹的表情来。

“那还是乾符四年的事情。。

按照他的说辞和回忆,在大庾岭之战后这批不过两三百人的怒风营残部当中,官拜别将的丁会,才是那个资历最老的人;而且因为他是前任头领的义弟兼枪棒队官,所以在这些幸存的人心倾向上,还是犹胜底下出身的王蟠一头。

只是新逢惨败而人心飘摇之下,已经没有计较和在意这些了,由这两人搭伴轮流带领,才把基本的局面给维持了下来;而在广府大战之后怒风营终于得以重建,原本搭伴两人之中比较具有影响力的丁会,却被大将军府看中选了去;而留下相对弱势一些的王蟠来主持局面,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。

而从某种意义上说,对他们这些老怒风健儿而言,在怒风营重建前夕被选走的丁会,多少有点逃避、放弃的意味和由此产生的轻微不满情节。只是随着时间慢慢的被冲淡掉。

然而,他这一次带着大将军府的任命归来,却又是让人产生了两极分化的风评和反响;一方面是有些军中的老人因此想起来,他才是怒风营的基业最为合适的继承者;但是在另一方面那些新士卒当中,则有着某种前来捡现成便宜和坐享其成之嫌。

但就算是面临日后可能产生的内部争权局面,无论是处于现实利益需要还是日后的长远打算,周淮安都没有理由不支持和靠拢王蟠才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