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里的模特是怎么找的

“纤纤,你有一年没回东海,可能不太了解这个龚华武!”

“他现在可是东海最优秀的青年企业家!”

“才二十岁,还在福旦大学读大一,身价就已经高达数十亿了!”

“许多大集团的董事长,都非常看好他……据说长城霸业集团,准备给他投资三个亿……”

方琼一谈起龚华武,就赞叹不已。

言语之间,满是欣赏和敬佩!

“纤纤,苏尘,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……最关键的你们知道是什么么?”

“白手起家!”

“对!”

“你们没听错,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白手起家!”

方琼笑意连连,感叹道:

“现在是资本时代,任何好的项目,都逃不过资本的追捕!真正白手起家的,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……”

深眼窝和服美女皮肤牛奶白颜色清纯写真

“比尔盖茨不会告诉你,他母亲是ib的董事!”

“巴菲特不会告诉你,他父亲是渼国国会议员。”

“李家城不会告诉你,他是香江珠宝大王的女婿!”

“王实不会告诉你,他岳父是xx省副省委书记!”

“任政飞不会告诉你,他岳父是xx省副省长!”

“但是!”

“咱们东海的龚公子,却是真正意义上的白手起家!没有丝毫背景,祖祖辈辈都是农民!”

“真是太厉害了……”

方琼一顿猛夸!

云纤纤不免惊讶,琼姐好歹也是混过燕京的上流社会的,竟然对一个二十岁的青年推崇备至,这下连她都有些好奇了……

“龚华武……”

苏尘站在一边,口中徐徐默念。

来东海不过两天时间,数次听到这个名字,实在是让他有些好奇!

就在这时——

“女士们,先生们!”

一个洪亮的话筒声,从大厅前方的舞台上传来。

“舞会结束!”

“今晚最后一项,慈善拍卖会,就要开始了!”

“请大家尽快入座!”

人群开始缓缓移动,舞台前摆放着上百张座椅,由保安维持秩序。

“苏苏,我们的座位在最前面!”

云纤纤牵起苏尘的手,嫣然一笑:

“跟我走吧!”

“呃,好。”

苏尘摸了摸鼻子,在无数道饱含杀意的目光下,姐弟俩手牵手,来到舞台最前排。

方琼摇头不已,这个死丫头,真不怕别人看出来吗……

“纤纤姐,这个拍卖会,是干什么的?好多人啊。”

苏尘往后望了一眼,越来越多的名流权贵,涌进大门,人数都超百了。

“苏苏,这是有名的梦莎慈善夜,专门号召富豪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捐款……”

云纤纤说的这些,苏尘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因为他的目光,被一个身穿绛紫色长裙的绝色美女,引起住了!

“她是……”

苏尘瞳孔一缩,瞬间回忆起两个星期前,东海的那场暴风雨!

他还在海洋量子号上,捡到过她的身份证!

陈静初!

“啊!嘶……”

腰间软肉,忽然被人狠狠拧了一把!

苏尘回过头,云纤纤杀气腾腾地瞪着他,贝齿轻咬,“看看看!我还不够好看吗,坐在我旁边,竟然还看别的女人!我不理你了!”

“……”

苏尘哭笑不得,“纤纤……姐,你听我解释啊……”

“我不听!我不听!”

“嗯?”

这时,陈静初注意到了云纤纤那边的情况,看着苏尘,黛眉一皱。

这个青年,怎么有点眼熟呢……

“静初!”

“哇,你今天晚上也太美了!”

“连云纤纤都被压下去了……”

一个老朋友走过来打招呼。

陈静初抿唇一笑,“雷大哥,你又乱说,我比云大明星可差远了……”

“哈哈!静初,你太谦虚了!”

“呼……”

见陈静初没有怀疑他。

苏尘松了口气。

他可不想在这种场合,被人认出海神的身份。

不过,这个女人,真的很漂亮!

太有味道了!

就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,又像午夜中绽放的黑玫瑰,魔鬼般凹凸有致的身材,诱人采摘!

不过,苏尘好歹也穿越了十八次位面,见识过萧薰儿,小医仙,孟姜女,海贼女帝等绝代美女,扫了陈静初半秒,便收回目光,安慰起云纤纤。

慈善拍卖会很快开始。

陈静初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来。

她其实很想低调,可她的绝世美貌,和继承前夫的那一大笔遗产,让她始终处于场的焦点之一。

“在第一件拍品亮相前,我仅代表主办方梦莎集团,做一个简单的介绍。”

“今天晚上的所有拍品,均来自于各大富豪的爱心捐赠,所筹善款,我们梦莎集团仅抽取5的手续费,其余部捐赠给贫困山区……”

台上,站着一个四十多岁、西装革履的中年拍卖师。

口若悬河了一番后,一个穿旗袍的小姐姐,端着银盘上台。

“请看今天第一件拍品,来自嘉禾地产董事长王晓波捐赠的,晚清鼻烟壶三件套!”

“起拍价,10万人民币!”

拍卖师话音刚落,台下四处响起声音!

“15万!”

“20万!”

“0万!”

……

随着拍卖会进行。

苏尘和云纤纤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顿感无趣。

他想知道,龚华武今晚会不会现身?

不来的话,他想回去睡觉了,这个慈善拍卖会,说实话挺无聊的。

不过就是有钱人装逼的场所。

突然——

“第七件拍品,来自大明星云纤纤捐赠的秘鲁红玛瑙耳坠一对!”

“起拍价,60万!”

“每次加价,不得少于1万!”

拍卖师声音落下,苏尘惊讶地望了云纤纤一眼,“纤纤姐,你也捐赠东西了?”

“当然了,我也想给山区的孩子们一点帮助嘛!”

云纤纤笑莞尔道。

“唔……”

“那我要不要也拿出点东西呢?”

苏尘托腮沉思。

扫了眼骨炎戒和空间仓库,貌似,还真没什么东西好拿出去。

之前那幅《百马奔腾图》,卖给云翰老头了。

忽然,他身后不远处,响起一个青年的声音!

“我出00万!”

霸气而自信的声音!

传遍场!

“00万?”

“哇,好有钱,张口就翻了5倍!”

“是上官家的二少爷,怪不得呢!”

“上官家,可是咱们东海的四大霸主之一啊,这点小钱,还真不放在眼里。”

“哼,败家子!”

场来宾,纷纷朝上官睿智投去艳羡之色!

谁不想成为这样一个挥金如土的有钱人?

苏尘也回头瞥了他一眼。

谁知,被他当头暴骂:

“傻吊,看你马呢?”

“再看!你也是个穷鬼,被女人养着的小白脸!”

“怎么,不服啊?”

上官睿智仗着上官家二少爷的身份,不怎么虚云纤纤!

他故意报的一个高价,想在众目睽睽之下,用财力羞辱苏尘,报打脸之仇!

“上官睿智,你找死……”

云纤纤俏脸一寒!

刚要发作,苏尘的耳边,忽然响起系统提示!

“叮咚!”

“你有一个新的万界淘宝订单!”

“来自1980年,华夏改革开放时期!”

闻声!

苏尘心中一喜,又来订单了?!

他懒得和上官睿智纠缠,直接抬起一根手指,喝震场!

“我出,一千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