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蜜视频app观看完整版全集

..co,最快更新试婚365天:霍先生,违规了!最新章节!

慕浅闻言,不由得微微凝眸,“疑神疑鬼?他怀疑什么?”

陆与川低笑了一声,道:“他怀疑我在找人跟踪他,打算用对付沈霆的方法来对付他。”

慕浅安静了片刻,才又盯着他道:“那有没有?”

陆与川缓缓道:“当然没有。”

慕浅听了,一时没有再说什么。

陆与川又道:“相信爸爸吗?”

“既然都这么说了……”慕浅说,“我当然相信了。”

陆与川微微一笑,道:“嗯,所以付诚怎么想,我一点都不在乎。”

说完,他才一面扶着慕浅往屋子里,一面道:“中午想吃什么?”

慕浅的心思却似乎并不在这里,她没有回答陆与川的问题,安静了片刻之后,反而道:“有没有想过,付诚为什么会突然疑神疑鬼?他觉得有人在跟踪他,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陆与川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“他们这种人,身居高位,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,疑神疑鬼只怕也是常态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白嫩少女完美雪肤吹弹可破极度诱人

慕浅转头看着他,道:“可是付诚身上背负着的特赦令,我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?万一他出了什么事,那的特赦令——”

“特赦令是重要,但不过是多的一重保障罢了,至少沈霆并没有指证我什么,他们也没有什么证据能对付我。”陆与川说,“况且,以靳西的人脉手段,付诚如果真的有什么事,他应该一早就收到风,不是吗?”

慕浅顿了顿,才又道:“他这段时间只想着避开付诚,万一漏掉了某些消息呢?爸爸,我立刻让他去打听打听——”

说完,慕浅便跑进屋子里,找到自己的手机,拿到楼上去给霍靳西打电话。

陆沅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,便只见陆与川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碌。

“爸爸。”陆沅走进厨房,“我帮。”

陆与川原本正在切菜,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,微微一笑,道:“好。”

陆沅只觉得他的神情似乎有些不自然,想起刚才的情形,不由得道:“出什么事了吗?”

“没事。”陆与川笑道,“现在哪还能有什么事能影响到爸爸,除了和浅浅。”

陆沅闻言,不由得微微一垂眸,随后才道:“我们现在都挺好的,不是吗?爸爸不用为我们操心太多——”

“们都是爸爸的好女儿。”陆与川说,“相反,是爸爸让们操心太多了。”

陆沅只是低头择菜,过了片刻,才又道:“爸爸已经做得很好了,我知道尽力了……”

“是吗?”陆与川淡淡一笑,道,“能得到我女儿的肯定,那我也算是很成功了,是不是?”

“在我眼里,是最好的爸爸。”陆沅说。

陆与川再度笑出了声。

不一会儿,慕浅从楼上走了下来,在厨房门口站了片刻,趁着陆沅走开的时候,她才对陆与川道:“爸爸,我给霍靳西打了电话,他已经让人去打听这件事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陆与川应了一声,“以靳西和淮市那些人的交情,应该很容易打听出来什么。”

慕浅听了,微微拧了拧眉,才又看向他,“爸爸,会担心吗?”

陆与川摇了摇头,随后看向她,“我不担心。呢?”

“我……”慕浅停顿了片刻,才终于道,“我有点担心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陆与川说,“不像是会被这些莫须有的消息吓到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慕浅说,“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和沈霆、付诚的牵扯都不算浅,我没办法不想多一点。”

陆与川闻言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抬眸看向她,道:“我刚刚还在跟沅沅说,让们为我操这么多心,是我这个爸爸做得太失败了……”

慕浅听了,缓缓道:“也许也可以换个思路。”

“嗯?”

“要是真的那么失败,鬼才有功夫替操心呢。”慕浅说。

陆与川听了,终于又一次笑出声来。

……

一顿简单的午餐过后,雨停了,天渐渐放晴。

慕浅在房间里休息了片刻,才起身下楼,却正好听见陆沅和陆与川商量回桐城的事。

只听陆与川道:“和浅浅先回去吧,爸爸想在这里安安静静地住几天,好好陪陪妈妈。”

陆沅听了,只是道:“也好。”

慕浅这才走下楼梯,道:“那爸爸就在这边好好休息一段日子,其他的事情,就交给我好霍靳西吧。”

陆与川微微点头一笑,道:“有们在,爸爸当然放心。”

及至下午四时,慕浅和陆沅才告别陆与川,离开

这座山居小院,返回桐城。

陆与川一直站在小院门口,一直目送着她们坐的车,而陆沅也一直回头看着陆与川的身影,直至再也看不见,她才收回视线。

“我本来想陪爸爸在这里住几天的。”陆沅说,“可是他还是让我回去。”

慕浅安静地才撑着脑袋,目光平视着前方的道路,闻言缓缓道:“也许他是该一个人静静地待一段时间——”

陆沅听了,嘴唇微微一动,最终却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……

两天后,淮市再度发生大事件。

对付诚的秘密调查正准备收网之际,付诚忽然察觉到异动,仓皇而逃。

相关部门立刻对付诚展开追捕。

消息传出的第一时间,慕浅又一次出现在了山居小院。

彼时,陆与川正坐在露台上,悠然品茗,观云。

慕浅在他身后站了片刻,才终于开口喊了一声:“爸爸。”

陆与川仿佛在骤然回神一般,转头看向她,笑道:“怎么突然过来了,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。”

“想来这里,还得提前跟打招呼吗?”慕浅说。

陆与川轻笑了一声,随后才招手让她过来坐下,给她倒了杯茶,道:“来,尝尝爸爸亲自炒的茶。”

慕浅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又顿了片刻,才终于开口道:“付诚真的出事了,知道吗?”

陆与川微微点了点头,“听到了一点消息。听说他逃了?”

“那打算怎么办?”慕浅看着他,问道。